江苏泰兴农村商业银行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企业文化 >

江南春偶记

时间:2016-04-21来源:未知 点击:
      虽仅是一江之隔,江南江北的春还是迥然有异,在外多日,偶然间返乡一趟能敏感的察觉出。家乡的春还带着凉意,料峭春寒不外如是,暮冬的气息可闻,似乎流连于此不愿离去,花只是半开,一抹暖阳还不能让其完全的怒放,仿佛怯惧晨晚时分的骤降温度,更忌惮清明的那场滂沱大雨,摧折春花无数,一洗多日晴空升腾起来的温热。
      但在江的彼岸,竟是完全不同的。厚衣尽皆离身,时闻鸟语于窗外,花香于鼻间,可以嗅到夏的翩跹而至,可以见到盎然的绿意,那是有别于冬天的灰沉黯哑,夏日的油绿腻滑,秋季的金灿绚烂,那是春所特有的碧色,颜彩恰到好处,隐隐可觉生机之勃勃,万物之复苏。
      所住之处,推窗得望燕山公园,可谓溧阳一景。园子占地几方,有山一座,有水一汪,水上木栈横架,清风徐来,波纹不兴。山倒映在水里,水映照着山石,沉稳与灵动相得益彰,四季必是皆有其景,我在溧阳时短,只得窥其一,虽有缺憾,却见独到之美,也算幸甚至哉。园子的侧边有路直通天目湖,窃以为湖光山色虽美,不及这座公园,再好的风景与孔方兄沾亲带故,都不再纯粹的,譬如凤凰古城,沈从文笔下的边城,虽隔千里万里,都可闻见俗不可耐的铜臭,平白糟蹋了一处流传于笔尖、徜徉于时间长河的古城。
      有花。余者了了,不为一提。此时的油菜花正值旺季,菜花本是田间农作,“河有万湾多碧水,田无一垛不黄花”,花不名贵,但这大片大片的灿黄却是喜人,于风中摇曳,于无声中盛放,于平淡中自得,只待蜂蝶轻舞,落花结籽。童年的记忆里,清明返乡祭祖,总得在乡间小道边摘得油菜花若干,置于车内,闻其花香,竟可稍解晕车之苦,而故乡的千岛菜花盛名颇久,一直未得成行,不免引以为憾。是以,油菜花唯在乡陇路边,平凡之中方见其美,倘若移植到花圃盆栽,作牡丹玫瑰之赏,则未免有些可笑了。
      有树。鹅黄初绽春枫绿,山脚下的一丛丛枫树绕着山道盘旋而上,枫叶流翠,绿中点缀着红、叶翅隐透着红,红绿混然,不可切分,叶片或卷或舒,或俯或立,或拥或疏,风至则翩然起舞,舞得漫山碧波荡漾,层林尽染。
      有竹。溧阳的南山竹海似乎完全浓缩于此,自是无需舍近求远。竹为君子,常伴能见高而忘俗,东坡的“宁可食无肉,不可使居无竹”大抵就是这个道理。山间之竹尤得以窥见风骨,泥土略瘠,山风凛冽,拾阶而上,于竹林间听竹涛阵阵,睹春芽吐翠,更有春笋破土,才露尖角,耳畔鸟鸣而山幽,身侧竹香袅绕,可得天人合一之境。
草坪在园内流淌,若是周末,三五成群的人或坐或卧聚于此,间或有人提一架烤炉,穿行树林间,架设草坪上,得好友亲朋与共野炊,食毕则自在仰躺,享受春日的融暖,鸟语与花香,看孩童嬉戏打闹,任思绪神游。如此颇具古人之风范,春服既成,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风乎舞雩,咏而归。不亦乐乎。
      春日大好,不运动一番岂非可惜。
      或于黄昏,迎夕阳之余晖慢跑,霞光披在肩头、脸上,落日正燃尽一整天的热度,是以空气中还能感觉白昼的余温,这对于经历了一整个寒冬的人是颇有些不适应的,汗水会很快流淌,体能也消耗极快,不久便会达到运动的极点,呼吸如被扼住,双腿如同灌铅,但只要坚持,极点很快就会过去,流汗本身是另一类不同的享受。抬眼尽赏初春的黄昏,叶片点金,水波粼灿,耀眼却不刺目,天地间色彩纯粹倒并不觉得单一,顿觉心旷神怡。或于夜晚,邀月相伴,对影成双,夜凉如水。初春的晚,清冷的恰到好处,多一份则寒,少一分则燥,是适合慢跑的时刻,白昼的喧嚣浮躁在夜晚都沉淀下来,绕山慢跑到半山腰,极目远眺城区的灯火,仿佛已经超脱了尘世,远离了人境,虽与“心远地自偏”的境界相差还远,但此情此景,伴随着深深的呼吸,颅腔、胸腔间是天地之气,道家所言的灵台清明,莫过于此。
      记清明于溧阳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新市支行:丁宁)

顶一下
(4)
80%
踩一下
(1)
2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